• “港独”没出路!“梁天琦们”该醒醒了 2019-06-25
  • 教育时评:清华给落榜生的一封信,到底伤害了谁的自尊?(原创首发) 2019-06-24
  • 中方有力回击!美国多个行业喊痛:“加征关税就是对美国消费者征税” 2019-06-22
  • 股权质押“利剑”高悬 上市公司急寻脱困之道 2019-06-22
  • 【TED演讲】英国国际发展部大臣麦克贝茨:中国奇迹是如何发生的 2019-06-08
  • 新疆首个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的5项修护工程竣工 2019-06-03
  • 新一代宝马8系首发亮相 运动旗舰正式回归 2019-05-19
  • 北京公园百万游客体验民俗 颐和园动物园天坛列前三 2019-05-19
  • 龙船礼 有讲究 百岁龙 抖精神 2019-05-14
  • 高清:快船队召开发布会 宣布2016年选秀球员 2019-05-14
  • 王毅:朝美领导人对话创造新的历史 中方欢迎和支持 2019-05-06
  • 2016强国论坛访谈年终策划 2019-04-26
  • 其实逻辑很简单,分配既涉及消费资料又涉及生产资料,消费资料可以按需分配,生产资料就必须按能力意愿行动及生成的结果分配了。 2019-04-26
  • 南宁高新区提前完成全年财政收入任务 2019-04-03
  • “‘网红’直播违法屡屡发生,该谁担责?” 2019-03-22
  • 当前位置:神奇公式秒杀全国11选5 > 武侠修真 > 道君 > 正文卷 第八十七章 死缠不放

    11选5任四包赚不赔40注:第八十七章 死缠不放

    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    搜索
        然变故就在陆圣中愣怔愕然走神的瞬间。

        白遥手中剑柄突然捅了出去,狠狠撞击在了陆圣中的腰间穴位上。

        待到陆圣中警觉过来已经晚了,如此近的距离下,加之他与白遥的实力差距,就算他没走神怕也是难躲。

        剧痛袭腰,一股冲撞的法力贯击全身,毫无防备下,巨大压力从口鼻喷出,同时“噗”出一口鲜血。

        还不待他人撞开,白遥一只手已经同时摁在了他的肩头,将他摁定在了原地,连连出重手戳在他身上,直接封了他的奇经八脉。断了他施展法力的可能后,白遥才一推手放开了他。

        陆圣中一个踉跄,头晕目眩,气息急促难平,体内翻江倒海般,跌坐在地,又连呛出两口鲜血来。

        好不容易缓了过来,陆圣中用力摇了摇头,清醒了一点后,心中一声哀鸣,不用猜也知道,对方应该是识破了自己的身份。但仍抱着一丝希望,猛然回头看向白遥,悲声道:“何故打人?”

        白遥淡然道:“你体内有法力反弹?!碧崾径苑讲挥迷僮傲?。

        陆圣中:“难道我就不能修炼吗?”

        “看这边!”牛有道喂了一声,招呼了陆圣中扭头看来,方笑道:“自我介绍一下,牛有道,上清宗弟子!我在上清宗有一位师兄,名叫宋衍青,他曾让我作了几首诗送给他?!彼档秸?,他自己都忍不住了,乐不可支,想想都好笑。

        一开始听到那首诗的时候,他立马就联想到了两个人,一个是宋衍青,还有一个是宋衍青取悦的唐仪,不过唐仪只是在脑子里转了下便直接排除了。

        陆圣中瞬间傻眼,终于明白了对方刚才为何说那首诗是他作的。

        刚才受袭的瞬间,他还奇怪对方为何能识破自己的身份,不知自己哪里露了破绽,遂抱着一丝希望狡辩。现在终于明白了,诗的原作者就站在自己眼前,亏自己还自鸣得意,估计人家看自己和看白痴没什么区别。

        念及此,愧煞死,陆圣中恨不得一头撞死,从未这般丢人过,这次真是丢到姥姥家去了,别人眼睁睁看着他傻乎乎送上门来找死,估计得笑掉别人的大牙!

        他心里已经在问候宋衍青的祖宗十八代,那王八蛋居然说别人写的诗是自己写的,剽窃谁的诗词不好,居然剽窃自己同门师兄弟的,就不怕在师门丢人吗?

        宋衍青厮混于京城风月场所时,以诗词撩拨美人,他其实就怀疑过那些诗不是宋衍青写的。不过那并不重要,有一点他是笃定的,宋衍青既然敢说那些诗词是他自己写的,肯定就摆平了原作者,否则被人跳出来指责的话丢脸的不是他个人,而是整个宋家,宋衍青不至于连这个也不懂。

        然而他做梦也没想到,宋衍青比他想象的更猖狂、更厚颜无耻,居然剽窃了同门的诗,你剽窃一个关系好点的也罢了,居然还剽窃了一个不太对头的同门的诗,这得多傻才能干出来?

        陆圣中真是连挖宋家祖坟的念头都有了,自己费尽心思帮那王八蛋报仇,谁想那王八蛋不但活着的时候蒙他,连死后都还在坑他。

        他有所不知的是,牛有道之前一直被软禁在桃花源,宋衍青是知道情况的,估计牛有道这辈子都不太可能活着离开桃花源,所以才敢放心剽窃,所以才敢公然说那些诗是他写的,后面一路追着要弄死牛有道也有这方面的原因。

        “……”商淑清扭头看向牛有道,恍然大悟,明白了。

        明白了怎么回事后,可谓好气又好笑,这位道爷死活不肯承认自己会写诗,现在终于承认了吧。

        再看看陆圣中,商淑清有点同情,这也能碰上,这得多倒霉?

        陆圣中慢慢露出一丝苦笑,抬手抹了抹口鼻间的鲜血,干脆摊开双腿坐在了地上。

        牛有道朝白遥拱手道:“谢白前辈援手,接下来的事情晚辈自己处理便可?!?br />
        白遥斜了眼地上坐的人,面无表情地抱剑转身而去。

        牛有道又对商淑清笑道:“郡主,那些文人雅士麻烦郡主帮我稳住他们,不要让他们察觉到什么不妥?!?br />
        商淑清摇了摇头,感到好笑,起身离去。

        屋里就剩下三个人后,牛有道拖了椅子摆在陆圣中对面,杵剑坐下了,“若还想狡辩,我听着?!?br />
        陆圣中偏头吐了口血沫子,呵呵一声,无奈道:“你既然早就识破了我,为何不早动手?”

        牛有道:“你不过是一个受人差遣的杀手而已,已在我的掌控中,什么时候动手重要吗?”

        陆圣中呵呵一声,“那你为何还要请来一些酸儒来掩饰麻痹我?”

        牛有道:“居然能想到从文房店入手,设了个守株待兔的安稳局,自己不找上门,我这边主动找上的你,很难怀疑到你头上,若不是这首诗,搞不好还真要被你给得逞了。和聪明人过招,自然是要小心谨慎点,你一个人来很容易疑神疑鬼,一群人,你看多好,让你往这走就往这走?!?br />
        陆圣中哭笑不得,“一个没什么价值的杀手而已,直接拿下就好,犯得着这般费尽心思吗?”

        “你自己也承认了你没什么价值,所以你的作用是…你幕后的人通过你,目标指向的是我!也就是说,我真正的对手不是你这个中间人,我也想通过你,和你幕后的人交手,你应该懂我的意思?!迸S械缆掏探馐土艘幌?。

        陆圣中呵呵着微微点了点头,“明白了,解决一个杀手不足以泄你心头之恨!”

        牛有道搭在剑柄上的手指慢慢点击着,“姓甚名谁,何门何派,什么来历,不想吃苦头就自己说吧!”

        落到了这个地步,无非两个下场,要么死,要么活,陆圣中自然是选择后者。

        待对方把该交代的都交代了,牛有道盯着陆圣中琢磨了一会儿,给了袁罡一个手势。

        袁罡快速出去了,不一会儿,圆方领着两个僧人跟来,居然还带了家伙来。

        确认目标后,圆方一挥手,两名和尚立刻冲了上去,先往陆圣中嘴里塞了块破布,接着用铁链子将陆圣中绑了个牢靠,然后一只麻布袋将陆圣中从头罩到脚,随后二人合力将陆圣中给扛走了。

        目睹过程的牛有道嘴角抽搐了一下,发现这群和尚干这事果然熟练。

        他和袁罡随后也出了小阁,再次来到了白遥居住的小院。

        站在亭子里等了会儿,才见白遥慢慢从屋里走出。

        在亭子里落座的白遥没请他们坐,淡淡问了句,“有结果了?”

        牛有道笑道:“名叫陆圣中,不是宋舒的人,是王横的人,五梁山弟子。另外还有五个留仙宗弟子,其中有两名金丹修士,五人中有一人是宋府管家刘禄的儿子,名叫刘子鱼?!?br />
        白遥冷哼一声,“五梁山也敢掺和我天玉门的事,还真是活得不耐烦了,好了,这事我会处理?!?br />
        牛有道:“前辈,刘禄的儿子不能让他跑了,其他人杀不杀都无所谓,最好留个活口回去通风报信。刘禄就这么一个儿子,一旦知道陆圣中出卖了他儿子,必然会找五梁山的麻烦,区区五梁山还不值得天玉门兴师动众,不妨让他们狗咬狗?!?br />
        白遥不置可否,没表态接这茬,反提醒了一句,“刚接到消息,上清宗已经抛弃了宗门祖庭,全员撤离了上青山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呃…”牛有道愣了一下,上清宗连宗门祖庭都不要了?不过想想也不难理解,估计是为了避祸。问了句,“去了哪?”

        白遥:“不知道!从时间上看,那个跪在外面的上清宗弟子应该还不知道这事,他这么多天滴水未进,应该坚持不了多久了?!?br />
        牛有道:“没人让他跪,他随时可以离开……”

        离开这边,回了自己院子后,牛有道立刻交代袁罡,“让商朝宗的人将那个商客秘密控制起来,不要让凤若男那边知道风声?!?br />
        所谓的商客是南州那边陆圣中的师弟安小满派来的信使,陆圣中为了保密行事身边不敢携带传讯的金翅,于是安小满安排了一个人过来配合陆圣中行动,来人乔装成了商旅潜藏在城内,专门负责为陆圣中传递消息。

        “另外,你去跟那个结巴说一声,就说上清宗的人已经抛弃山门跑了,让他赶紧滚蛋找去,别跪在门口恶心人!”牛有道有些心烦地挥了下手。

        袁罡点了点头,转身而去。

        牛有道又躺在了院子里树下的躺椅上,在桃花源养成的毛病。

        而袁罡再次回来后,给了他一个不太好的消息,“道爷,那个结巴说掌门在这里,还是不肯走!”

        “……”牛有道无语,两辈子头回碰上这么一根筋的二货,嘀咕骂了声,“娘的,这是在跟老子??嗳饧坡??”

        他想不通魏多是怎么想的,瞎子都能看出上清宗上下不欢迎他,而且还要弄死他,他不可能回上清宗找死,也不可能势单力薄地跑回去跟唐仪抢掌门的位置,死缠着他不放有意思吗?
    手机用户请访问:m.www.bt1e.com

    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    添加书签
  • “港独”没出路!“梁天琦们”该醒醒了 2019-06-25
  • 教育时评:清华给落榜生的一封信,到底伤害了谁的自尊?(原创首发) 2019-06-24
  • 中方有力回击!美国多个行业喊痛:“加征关税就是对美国消费者征税” 2019-06-22
  • 股权质押“利剑”高悬 上市公司急寻脱困之道 2019-06-22
  • 【TED演讲】英国国际发展部大臣麦克贝茨:中国奇迹是如何发生的 2019-06-08
  • 新疆首个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的5项修护工程竣工 2019-06-03
  • 新一代宝马8系首发亮相 运动旗舰正式回归 2019-05-19
  • 北京公园百万游客体验民俗 颐和园动物园天坛列前三 2019-05-19
  • 龙船礼 有讲究 百岁龙 抖精神 2019-05-14
  • 高清:快船队召开发布会 宣布2016年选秀球员 2019-05-14
  • 王毅:朝美领导人对话创造新的历史 中方欢迎和支持 2019-05-06
  • 2016强国论坛访谈年终策划 2019-04-26
  • 其实逻辑很简单,分配既涉及消费资料又涉及生产资料,消费资料可以按需分配,生产资料就必须按能力意愿行动及生成的结果分配了。 2019-04-26
  • 南宁高新区提前完成全年财政收入任务 2019-04-03
  • “‘网红’直播违法屡屡发生,该谁担责?” 2019-03-22
  • 河南11选5走势图 摸拟大乐透投注器投注 1青海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北京赛车最大遗漏记录 秒速飞艇官方网 上海快3当天开奖结果 万向集团单双中特 大红球作用 江苏快3和值预测 胜负彩任9场复式玩法投注技巧 南粤36选7什么时候开奖结果 吉林11选5内部软件 期平特一尾 178彩票网彩票走势图 pk10牛牛开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