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“港独”没出路!“梁天琦们”该醒醒了 2019-06-25
  • 教育时评:清华给落榜生的一封信,到底伤害了谁的自尊?(原创首发) 2019-06-24
  • 中方有力回击!美国多个行业喊痛:“加征关税就是对美国消费者征税” 2019-06-22
  • 股权质押“利剑”高悬 上市公司急寻脱困之道 2019-06-22
  • 【TED演讲】英国国际发展部大臣麦克贝茨:中国奇迹是如何发生的 2019-06-08
  • 新疆首个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的5项修护工程竣工 2019-06-03
  • 新一代宝马8系首发亮相 运动旗舰正式回归 2019-05-19
  • 北京公园百万游客体验民俗 颐和园动物园天坛列前三 2019-05-19
  • 龙船礼 有讲究 百岁龙 抖精神 2019-05-14
  • 高清:快船队召开发布会 宣布2016年选秀球员 2019-05-14
  • 王毅:朝美领导人对话创造新的历史 中方欢迎和支持 2019-05-06
  • 2016强国论坛访谈年终策划 2019-04-26
  • 其实逻辑很简单,分配既涉及消费资料又涉及生产资料,消费资料可以按需分配,生产资料就必须按能力意愿行动及生成的结果分配了。 2019-04-26
  • 南宁高新区提前完成全年财政收入任务 2019-04-03
  • “‘网红’直播违法屡屡发生,该谁担责?” 2019-03-22
  • 当前位置:神奇公式秒杀全国11选5 > 都市人生 > 爆宠骄妻,老婆你放肆狂! > 第057章 厉珒,我今天心情不好

    十一选五技巧:第057章 厉珒,我今天心情不好

    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    搜索
        尼玛

        厉珒这是活生生地吓死她??!

        看着院子里这些体型庞大,面目狰狞都看起来一点都不友善的狗狗们。

        苏澜抿了抿唇不太敢出去。

        如果只是一条鬼獒,她或许可以抄刀博出一条血路来,但这么条呢,她没有三头六臂,肯定会有应付不了的时候。

        可不走,就得乖乖留下,洗澡钻被窝替厉珒暖床。

        唉

        总比出去迎战群狗强。

        苏澜轻叹了口气,将门关上。而这时,将餐具放进自动洗碗机的厉珒,正巧从厨房里走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看到苏澜垂头丧气的样子,那天生薄凉的唇一下子就勾了起来:“怎么还没去楼上浴室洗澡?是想等着和我一起洗吗?”

        苏澜蓦地瞪大美眸:“不要!”

        她扭头蹬蹬蹬往楼上跑去。

        厉珒凝着她的背影轻笑了一声,没有前去追她。

        他看了一眼手腕上的劳力士。

        九点半。

        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,便走到客厅中央的真皮沙发坐下。

        茶几上放着一个ipad。

        他拿起ipad便点开了新浪微博的app。

        一点开便收到几条热点推送,其中有两条都是他想看到的。

        一条是关于韩泰柠酒后对白若兰施暴被警方逮捕的新闻,白若兰身份不一般,她不仅是时尚圈的名人,更是西南军区司令的独生女。

        这样的新闻一经爆出,韩泰柠想翻身再做明星,恐怕只有下辈子了,厉珒勾唇冷笑,这就得得罪苏澜的代价,落魄、失意从此将缠绕韩泰柠一生。

        这就是苏澜为韩泰柠量身打造的噩梦,指腹一点,厉珒退出这条以韩泰柠为中心的丑闻,随即又点开了另一条头条新闻。

        主角是孙向晨。

        当年那个亲眼目睹慕韶华将苏澜故意丢弃在旅游区的司机的儿子。

        那个司机名叫孙俊。

        十几年前因为与人打击斗殴有了不良影响,被慕韶华辞退,从此便藏匿了踪迹,从世界上彻底消失了。

        两年前,苏澜回归苏家,有了钱财地位后,她派人全球孙俊下落,两年时间一晃而过,孙俊依旧下落不明。

        直到前段时间,曾经被慕韶华当作封口费的红翡翠手镯重现苏家,厉珒才顺藤摸瓜找到了孙向晨。

        经审问得知,孙向晨好赌,因为欠下巨额赌债,无力偿还,这才将孙俊当年失踪之前拿给他妈做传家宝的手镯偷出来抵债。

        孙俊藏匿的很深。

        他的儿子和妻子,都不知道他的下落。

        为了逼孙俊现身,厉珒剑走偏锋,命董文化制造出孙向晨遭人绑架且即将被人撕票的假新闻来。

        而国内,最不缺乏的就是喜欢看热闹的人。

        孙向晨被人现场直播绑架全过程的视频一经爆出,立刻就被网友们以光的速度送上了头条热搜新闻的宝座。

        厉珒看了一下转发量,一个小时,转发量就轻松了破了亿,再加上各家新媒体的大肆报道,孙俊知道只是迟早的事。

        孙向晨是独子,除非孙俊已经死了,否则,他一定会拎着巨额赎金前去救他的儿子,而厉珒目前唯一要做的,则是守株待兔。

        很好!

        厉珒对董文化的办事效率很满意,眉宇间笑意加深,指腹移动,退出微博界面,随即将ipad放下站起了身。

        不知道那丫头洗好没有。

        厉珒迈步上楼。

        这是他的私人别墅,为了能和苏澜度过一个浪漫温馨的冬至之夜,他给佣人们放了假,如今这个巨大的大厅很空旷。

        他上楼的脚步声,异常响亮。

        浴室,哗啦啦的水声流淌个不停。

        苏澜站在花洒下面,水洒在雪白如玉的肌肤上,没一会儿身体便泛起了一层红,渐渐的,水越来越烫。

        身上那一层红也越来越红,而苏澜却丝毫不觉得烫,她的心里挤满了厉珒各种欠扁的模样,她咬牙切齿地瞪着眼。

        为了不让她离开,就在院子里放了n条大型犬守门,卑鄙无耻得简直可以拉出去枪毙了!

        这火冒三丈,一心只想着要将厉珒剁成肉酱的后果,就是某人从卧室走进了浴室都未曾发觉。

        直至厉珒调侃她的声音传来。

        “看来你今天身上很脏啊?!?br />
        见鬼!

        这男人怎么进来了?

        “出去!”

        苏澜本能地将玻璃门关上,可玻璃是透明的,即使关了门,亦阻挡不了厉珒那道炙热如火的视线。

        水雾袅袅绕绕,中间隔着一层玻璃,反倒为苏澜增添了一丝朦胧美,让厉珒忍不住在玻璃这边想象里头的苏澜此刻是何等的秀色可餐。

        咕咚

        不想也就罢了,这一想,厉珒喉咙便止不住咕咚一声地滚动了下。

        “不介意我进来帮你搓背吧?”

        厉珒动作利落地解开自己的衬衫。

        “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不准进来!”

        苏澜用力地摁住玻璃门,厉珒在玻璃门外目光炯炯地盯着她:“又不是第一次坦诚相见了,还这么害羞做什么?”

        “我今天心情不好,不想和你做那种事!”被厉珒握在掌心当猴耍,心情的确不大好。

        “谁要和你做那种事了,我只是想进来帮你搓搓背而已?!彼绽剿淙凰烂剞糇琶?,但厉珒的力气要远远的大过她。

        而且厉珒在苏澜跟前本来就不是正人君子,他很会玩,没有一下子就将门推开,而是一点一点的增添力气,慢慢的消耗苏澜的战斗力和意志。

        “厉珒,我现在心情真的很糟糕,求你不要欺负我?!彼绽缴钪约旱胁还鳙?,说话的语气不由得放软了一些。

        厉珒却是步步紧逼,长腿从门缝中挤入:“怎么是欺负呢?我只是想用我的双手给你搓背按摩,让你紧绷了一整天的神经得到放松。

        这可是其他女人梦寐以求的宠爱,你可不要故意曲解我话中的意思,以为我要和你在花洒底下欲水奋战!”

        听了厉珒的话,苏澜更加欲哭无泪了,这男人说话向来都是反着来的,门忽然砰一声合上,厉珒整个人成功进入。

        炙热的目光落在她身上,苏澜连忙抬手双手捂住。

        “你混蛋!”

        苏澜怒瞪厉珒,轻咬唇瓣的模样,既委屈又楚楚动人,热水将白肌烫的绯红。

        空气中弥漫着满是玫瑰花香的沐浴露,而苏澜身上那些晶莹剔透的水珠,更是像极了甜品中可口的西米露。

        苏澜在他炙热目光的注视下,感觉她的自尊心受到了巨大的羞辱,心里好似有一片烈火在烧,她咬牙切齿地瞪着眼前的男人。

        而厉珒却对她眸中的愤怒视而不见,视线向下移动,喉结微动,嗓音暗哑道:“底下的阵地失守了,需要我帮你么?”

        “你下——流!”苏澜恨透这种在厉珒面前毫不保留,任由他肆意欺负和捉弄的感受。

        虽然她和厉珒早已冲破了最后一道防线,真枪实弹的恩爱了好几次,但厉珒此刻用这种方式故意捉弄她却让她觉得十分难堪和屈辱。

        “看来美人生气了呢?!崩鳙兯底盘羝鹆怂南掳?,鹰隼般的眼眸锁住她双眸,“以后还敢不敢送鬼獒来羞辱我?”

        “你出去,我不敢了还不行吗?”厉珒是个睚眦必报的人,且任何出格的事都对自己做的出来,苏澜不认输不行。

        厉珒这才高抬贵手,放了她一马:“五分钟,把自己洗干净,我在外面等你?!?br />
        反正苏澜今晚已是煮熟的鸭子,插翅难飞。

        苏澜目光一沉,潋滟美眸泛起滚滚怒意,以后谁要敢在她面前再说厉珒是谦谦君子,她就用硫酸泼瞎她的眼!

        这分明就是一头披着羊皮的衣、冠、噙、兽!

        怒目切齿地瞪着厉珒走出浴室,苏澜关掉热水,便抬脚从花洒底下走了出去,储物台上摆放着一件整洁的玄色睡袍。

        那是厉珒的,今天她是第一次来这个地方,不曾想过要在这里过夜,因此并没有带换洗衣服,厉珒一米八七的个头,比苏澜一米六七的身板足足高了二十公分。

        睡袍穿在身上很显大,即便系了腰带,亦是松松垮垮地模样,她的身材是属于十分纤瘦的类型,但不该瘦的地方,却是一点都不瘦。

        这一点,厉珒深有感触。

        其实为了迎接苏澜的到来,厉珒早早的便命人按照苏澜的尺寸,为她准备了一整个衣帽间的服饰,帽子、上衣、裤子、各类裙子晚礼服高跟鞋,一切应有尽有。

        厉珒想着苏澜不知道这事,怕她洗完澡后没衣服穿,便去橱衣柜里挑了一件真丝吊带的睡衣,很有女人味。

        不想刚从衣帽间走出来,便看见苏澜穿着他的玄色睡袍站在梳妆台前吹头发。

        吹风机的风似乎有点大,将她一头的发吹的徐徐飞舞,玄黑色的真丝睡袍,松松垮垮地包裹着她。

        一边的领口被吹风机里的热风吹来挂在了如莲藕一般的手臂上,露出了好看的肩部曲线和玲珑锁骨,以及锁骨下方那一缕若隐若现的风情。

        睡袍虽长,却遮不完她那双笔直修长的白皙美腿,顺着小腿曲线往下移。

        苏澜脚踝处有一朵黑色彼岸花的纹身,上面还挂着几粒水珠,泛着晶莹剔透的光泽,为她平添了几分妖娆神秘。

        苏澜很美,这件事厉珒一直都知道。

        可看到她这幅风情万种的模样,还是禁不住看得失了神,他抬脚走向苏澜,深邃潋滟的凤眸中又多了几分燥热。

        却强忍着冲动,把苏澜手中的吹风机夺了过来:“我来吧?!?br />
        女式睡衣被他放在梳妆台上。

        苏澜面色一怔。

        “你这里怎么会有女人的睡衣?”说话语气颇有一股妻子当面质问丈夫是否出轨的意味。
    手机用户请访问:m.www.bt1e.com

    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    添加书签
  • “港独”没出路!“梁天琦们”该醒醒了 2019-06-25
  • 教育时评:清华给落榜生的一封信,到底伤害了谁的自尊?(原创首发) 2019-06-24
  • 中方有力回击!美国多个行业喊痛:“加征关税就是对美国消费者征税” 2019-06-22
  • 股权质押“利剑”高悬 上市公司急寻脱困之道 2019-06-22
  • 【TED演讲】英国国际发展部大臣麦克贝茨:中国奇迹是如何发生的 2019-06-08
  • 新疆首个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的5项修护工程竣工 2019-06-03
  • 新一代宝马8系首发亮相 运动旗舰正式回归 2019-05-19
  • 北京公园百万游客体验民俗 颐和园动物园天坛列前三 2019-05-19
  • 龙船礼 有讲究 百岁龙 抖精神 2019-05-14
  • 高清:快船队召开发布会 宣布2016年选秀球员 2019-05-14
  • 王毅:朝美领导人对话创造新的历史 中方欢迎和支持 2019-05-06
  • 2016强国论坛访谈年终策划 2019-04-26
  • 其实逻辑很简单,分配既涉及消费资料又涉及生产资料,消费资料可以按需分配,生产资料就必须按能力意愿行动及生成的结果分配了。 2019-04-26
  • 南宁高新区提前完成全年财政收入任务 2019-04-03
  • “‘网红’直播违法屡屡发生,该谁担责?” 2019-03-22
  • 397433522新11选5骗局 江苏快三走势图彩经网 七不中公式规律 重庆百变王牌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 老11选5快彩乐 真钱和假钱怎么辨别 山东时时彩开奖号码 单双中特资料更新中 2012年彩票走势图 福彩3d选号绝密资料 快乐飞艇怎么计划 6合开奖 云南快乐10分计算公式 4月6日重庆时时彩 西甲冠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