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“港独”没出路!“梁天琦们”该醒醒了 2019-06-25
  • 教育时评:清华给落榜生的一封信,到底伤害了谁的自尊?(原创首发) 2019-06-24
  • 中方有力回击!美国多个行业喊痛:“加征关税就是对美国消费者征税” 2019-06-22
  • 股权质押“利剑”高悬 上市公司急寻脱困之道 2019-06-22
  • 【TED演讲】英国国际发展部大臣麦克贝茨:中国奇迹是如何发生的 2019-06-08
  • 新疆首个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的5项修护工程竣工 2019-06-03
  • 新一代宝马8系首发亮相 运动旗舰正式回归 2019-05-19
  • 北京公园百万游客体验民俗 颐和园动物园天坛列前三 2019-05-19
  • 龙船礼 有讲究 百岁龙 抖精神 2019-05-14
  • 高清:快船队召开发布会 宣布2016年选秀球员 2019-05-14
  • 王毅:朝美领导人对话创造新的历史 中方欢迎和支持 2019-05-06
  • 2016强国论坛访谈年终策划 2019-04-26
  • 其实逻辑很简单,分配既涉及消费资料又涉及生产资料,消费资料可以按需分配,生产资料就必须按能力意愿行动及生成的结果分配了。 2019-04-26
  • 南宁高新区提前完成全年财政收入任务 2019-04-03
  • “‘网红’直播违法屡屡发生,该谁担责?” 2019-03-22
  • 当前位置:神奇公式秒杀全国11选5 > 都市人生 > 爆宠骄妻,老婆你放肆狂! > 第519章 难得的幸福时光

    11选5任8 8注必中:第519章 难得的幸福时光

    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    搜索
        全本.,爆宠骄妻,老婆你放肆狂??!

        厉珒觉得这是他听过最美妙的声音。

        宛如弥漫着在空气中的药,让人避无可避。

        苏澜将身子往下俯了些,?;ㄉ?唇主动往他跟前凑:“不想要么?机不可失,时不再来哦,就像双十一福利,过了今天,可就得等明年了哟?!?br />
        她媚眼如丝,嗓音酥到了骨子里。

        “……”

        厉珒呼吸又加重了几许,每次这女人发嗲撒娇撩他,他的眼睛都会发光发热,就像这丫头在他血管里种了罂粟,上了瘾。

        “你衬衫脏了欸,好像是血,应该是在打斗的过程中,别人的血溅到了你身上,换一件吧?!彼绽娇几?。

        明知道这女人是为了求和好故意引诱他犯罪,厉珒还是狠不下心来将她一把推开,他低垂着眼睑,看着苏澜的素白小手将衬衫纽扣一颗颗慢慢的轻轻的解开时,竟然还有一股莫名的兴奋。

        “老公,你裤子也脏了欸?!彼绽骄季加猩竦乃湓诶鳙兊暮谏骺闵?,“要不,我帮你把裤子也给换下来洗了?”

        根据换衬衫的经验,换裤子的第一个步骤是脱,想到苏澜纤纤玉手,慢慢的,轻轻的,厉珒喉结一滚,眸光就变得越发炙热。

        倏地一下把她拽入怀中,迷人的薄唇就覆住了她的殷红,苏澜嘴角一勾,偏头躲开他,然后双手搂着厉珒脖子咯咯咯笑。

        “想要了?”她一脸得逞的看着他道。

        厉珒哪经得起她这般调.戏?

        话不多说。

        一个字

        ——就是上!

        优美的天鹅颈朝前一伸,薄唇向苏澜发起第二轮进攻。

        “欸,先别急嘛……”

        苏澜直接用手挡住厉珒猴急的唇,并使力将厉珒的脸往后推了些,她眉眼弯弯,笑看着厉珒,并用指尖妩媚的挑起了厉珒棱角分明的下巴。

        “不生气了?”她问的得意,从容,吃定了厉珒,今天才发现原来自己还有饰演魅惑妖姬的天赋。

        “……”

        厉珒抿唇不语,幽深黑眸燃烧着火焰。

        心里还是气的。

        如今气的却不是苏澜老是为了魏华容同他闹别扭的事,而是这丫头明知道他现在已经不生气了而且很想做那种事情。

        还故意不把自己给他,并且逼他向她低头认错。

        一怒之下,薄唇一掀,苏澜立即就皱着她隽秀眉峰,轻轻的张嘴‘嘶’了一声。

        该死的。

        她被咬了!

        厉珒居然咬她!

        而且还是灰常用力的那种咬!

        “哟,嘴上不承认,身体倒诚实的很嘛……”她强忍着怒火,继续摩挲厉珒薄唇,眼眸妖魅地噙着厉珒双目揶揄道,“没想到咱们家的大总裁,居然还有闷.骚的属性?!?br />
        厉珒有些生气了,猛地一个翻身就反客为主,把苏澜身上的嚣张全数压制了下去,像一个发起第三次世界战争的侵略者开始掠夺。

        gameover!

        搞定。

        苏澜唇边浮起胜利的笑容,看到了吗?夫妻床头打架床尾合,这都是经过了实践的真理……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H市临海的一处别墅。

        荀七看着一脸伤感的人:“少爷,因为下雪的关系,我们现在只能先连夜开车去C城,再从C城转机,等我们回到S城的时候,应该在上午九点左右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老爷子几点开庭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十点?!?br />
        “那就出发吧?!蔽夯莘畔戮票?,长腿迈到茶几处,把手机塞进兜里,接着戴手套。

        “可是爷,现在厉珒和苏澜他们都以为你死了,咱们现在又突然回到S城,出现在大众跟前,你说他们俩到时候会不会受到惊吓?”

        “惊吓倒不会,杀意到会有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少爷,对他们开枪的人明明不是你,你又这么在意厉家四爷对你的看法,你为什么到现在都不找他解释呢?凭你们这么多年的兄弟情谊,只要你把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向厉四爷说一遍,他不可能会不相信你???”

        “这已经不重要了?!?br />
        出了门,魏华容站在屋檐底下,仰望着夜空中那白茫茫的一片雪,呼出来的气息自成烟雾,袅绕着他的口鼻道。

        “寒鸦这么做,不是让厉珒杀了我,只是单纯的为了逼我看清真相,让我认清自己在厉珒心目中的位置和分量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我不如苏澜,这就是真相?!?br />
        真实而又令人心情沉重的真相,他认清了自己,从此不再心生奢望。

        这就是寒鸦拼了命,也要导上那么一出戏的目的。

        只有让魏华容心死如灰,他往后行事才会更加的冷静理智,不再对任何人感情用事,包括厉珒。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一个小时后,S城。

        厉峰接到了厉珒的电话。

        “什么?你说谁死了?魏华容???”厉峰披着外套矗立在偌大的落地窗前,浓眉皱皱巴巴的拧来像极了一条生了病的蚯蚓。

        “你确定是魏华容?”厉峰难以置信的又问了一遍,“是你亲自开枪打死的吗?又仔细检查过他的尸体吗?确定不是旁人假扮的?”

        “三哥为什么要这么问?”完事后苏澜去了浴室,床上宽敞的很,厉珒翻身调换了一个朝向,此时能看到窗外的夜景。

        H市最繁华的地段,对面有一座高楼大厦,是五年前魏华容在H市投资的产业。

        听了厉峰的话后,他此时不禁在想,会不会是自己弄错,有没有可能华容还活着,此时就在对面那栋楼上用望眼镜瞪着他?

        彼时,魏华容离开H市返回S城的车,已经驶出了市区,上了郊区的高速公路。

        “因为就在两小时前,我才和他通过电话,并且达成了协议,我不掀他们魏家的老底,不动他们魏家的经济命脉,只提交他父亲贪污受贿的证据,他保你和苏澜平安,不然你以为就凭你和苏澜两人之力,是怎么离开那个遍地都是杀手雇佣兵并且炮火连天的鬼地方的?”

        “原来如此,难怪下山的路会走的这么顺利,可如果死掉的人不是华容,那又是谁呢?他为什么要假扮成华容的样子来朝我们开枪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这还用问吗?肯定是为了挑拨离间你们两个的关系呗?!钡本终呙?,旁观者清,身为一个远在天边的局外人,厉峰自然要比厉珒看得清楚一些。

        “……”厉珒如今恢复了冷静和理智,在抛去了一切外在的干扰因素之后,他也越发的怀疑当时冲他和苏澜开枪的人不是华容。

        “算了,你也别太自责了,当时的情形那么危急,有人用枪指着你和苏澜的脑袋,在两方人员只能活一方的情形下,你只能选择开枪,哪怕死去的人不是假的华容,而是真的,你也应该当机立断,立刻做出那样的选择,没毛病?!?br />
        厉峰显然比厉珒看得开多了,他和魏华容没有那么深厚的感情,也不在乎他现在究竟是事是活:“行了,早些睡吧,都快凌晨一点半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三哥,既然你已经答应了华容,那不管他现在活着与否,我都希望你能够信守自己的承诺,只动魏叔叔的官位,不动他们家的经济命脉?!闭馐抢鳙冄巯挛ㄒ荒芄晃夯菡飧鲂值茏龅?。

        “行了行了,你甭瞎操心了,这话就算你不这么说,我也会这么做,你以为就你一个和他们魏家人关系好???那魏晞还是我未婚妻呢!”

        “未婚妻?你不是早就别恋爱上了范范吗?怎么还在把魏晞当未婚妻?难不成你还想要左拥右抱,脚踏两只船?”

        “谁说我爱上那个姓范的了?”厉峰眉头紧拧道。

        “如果没爱上,你干嘛时时关心人家的动向,经常找各种借口和理由和人家见面,还用卑鄙无耻的手段强制性人家买奢侈品来当做生日礼物送给你?完了人家说没钱,你就强制性的借给人家,然后强制性的变成人家的债主,从而制造出了更多理所应当和她见面的机会,美其名曰,借钱,我这还是第一次见你为了一个女人,变得这么脸皮厚呢?!?br />
        这个时候苏澜已经洗过澡了,她用干毛巾一路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出来,睐了一眼厉珒手里的手机,问道:“谁的电话?”

        “三哥的,正在说他各种卑鄙无耻耍流.氓追范范的事?!崩鳙冏旖窍蛏锨套?,得知魏华容有可能还活着的事后,他的心情一瞬就阴转晴,变得开心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“你才卑鄙无耻下流耍流.氓,臭小子,我再说一次,我没有爱上那个姓范的,没有?。?!”厉峰怒的面红耳赤。

        厉珒懒得理他,直接挂了电话,一旁的苏澜却因为听了他们俩的话,头疼的皱了皱眉头,在经过了这么多次试探之后。

        她现在几乎已经可以百分百的肯定,今年出狱归来的范范,就是五年前因车祸哮喘发作而死去的孪生姐姐舒岚。

        舒岚是慕一笙的未婚妻,去世前肚子里还怀着身孕,如今慕一笙却和魏晞纠缠不清,而姐姐舒岚却被冷血寡情的法海厉峰看上了。

        如果她是姐姐舒岚,接下来该怎么???光想想就头大,这个选择题太虐了……

        “小丫头,我们什么时候回S城?”

        厉珒猛地一下伸手捏住了苏澜的下巴,并把她的脸抬起来,同他四目相对道。

        苏澜此时的心情有些烦躁,一掌拍开他的手:“等明天去医院看完甜甜,再和史蒂芬邦德李许凡老太太他们告完别就走?!?br />
        厉珒又一把将她拉了回去,压?。骸澳俏颐窍衷?,能不能再来一次?”

        苏澜抓着床边:“厉珒,你快进去点儿,我快要掉到床下去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放心,我不会让你掉下去的,我现在就进去?!崩鳙兇耸?,不仅说话的声音,就连看苏澜的眼神都邪恶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明显此进,非彼进。
    手机用户请访问:m.www.bt1e.com

    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    添加书签
  • “港独”没出路!“梁天琦们”该醒醒了 2019-06-25
  • 教育时评:清华给落榜生的一封信,到底伤害了谁的自尊?(原创首发) 2019-06-24
  • 中方有力回击!美国多个行业喊痛:“加征关税就是对美国消费者征税” 2019-06-22
  • 股权质押“利剑”高悬 上市公司急寻脱困之道 2019-06-22
  • 【TED演讲】英国国际发展部大臣麦克贝茨:中国奇迹是如何发生的 2019-06-08
  • 新疆首个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的5项修护工程竣工 2019-06-03
  • 新一代宝马8系首发亮相 运动旗舰正式回归 2019-05-19
  • 北京公园百万游客体验民俗 颐和园动物园天坛列前三 2019-05-19
  • 龙船礼 有讲究 百岁龙 抖精神 2019-05-14
  • 高清:快船队召开发布会 宣布2016年选秀球员 2019-05-14
  • 王毅:朝美领导人对话创造新的历史 中方欢迎和支持 2019-05-06
  • 2016强国论坛访谈年终策划 2019-04-26
  • 其实逻辑很简单,分配既涉及消费资料又涉及生产资料,消费资料可以按需分配,生产资料就必须按能力意愿行动及生成的结果分配了。 2019-04-26
  • 南宁高新区提前完成全年财政收入任务 2019-04-03
  • “‘网红’直播违法屡屡发生,该谁担责?” 2019-03-22
  • 甘肃十一选五遗漏数据 广东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双色球周四走势图 吉林快3推荐智能 排五复式出号统计 2012最新牌九绝技 重庆时时彩选号工具 竞彩篮球大小分中奖计算表 体彩20选5复式计算器 云南快乐10分任选3多少 天龙线上娱乐城 辽宁35选7走势图 2019126开奖号码 名都国际真钱棋牌 北京pk10直播现场直播开奖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