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【TED演讲】英国国际发展部大臣麦克贝茨:中国奇迹是如何发生的 2019-06-08
  • 新疆首个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的5项修护工程竣工 2019-06-03
  • 新一代宝马8系首发亮相 运动旗舰正式回归 2019-05-19
  • 北京公园百万游客体验民俗 颐和园动物园天坛列前三 2019-05-19
  • 龙船礼 有讲究 百岁龙 抖精神 2019-05-14
  • 高清:快船队召开发布会 宣布2016年选秀球员 2019-05-14
  • 王毅:朝美领导人对话创造新的历史 中方欢迎和支持 2019-05-06
  • 2016强国论坛访谈年终策划 2019-04-26
  • 其实逻辑很简单,分配既涉及消费资料又涉及生产资料,消费资料可以按需分配,生产资料就必须按能力意愿行动及生成的结果分配了。 2019-04-26
  • 南宁高新区提前完成全年财政收入任务 2019-04-03
  • “‘网红’直播违法屡屡发生,该谁担责?” 2019-03-22
  • 食物-热门标签-华商生活 2019-03-15
  • 为完善全球治理贡献东方智慧 2019-03-07
  • 听,盲童唱出心底的阳光 2019-02-27
  • 中国台湾宜兰县发生4.1级地震 震源深度79千米 2019-02-27
  • 当前位置:神奇公式秒杀全国11选5 > 科幻灵异 > 黑巫秘闻 > 第四百六十九章 伏魔大神

    福彩3d开奖结果走势图:第四百六十九章 伏魔大神

    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    搜索
        我一步步走向熊大海,本来要抬他出去的那些人,自动分出一条路,只有赵药师还挡在他面前。我一巴掌就把老头扇飞了。

        我蹲在熊大海面前,用手摸着他的头发,熊大?;姑挥惺ヒ馐?,捂着肚子看着我。

        “你的功力是我见过最纯净的,”我舔舔嘴唇说:“向我献祭吧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他喉头动了动。

        “我会把你所有的法力都吸收进身体里,然后融会贯通,形成一个更伟大的力量?!蔽宜担骸叭媚愕哪芰Ψ⒒映龈笞饔??!?br />
        “给你,”他笑了笑:“还不如喂了狗?!?br />
        我嘴角上翘,轻轻说道,这就由不得你了。

        看着强大如斯的熊大海,在我的抚摸下像是小狗一样哆嗦,我感受到从来没有过的自信和快感。

        什么是快感,就把万人踩在脚下,俯瞰众生。我的目的不是毁灭他们,而是拯救他们,为了这个目标,为了获得更多的力量,在前期只能牺牲一些人。

        我把手放在熊大海的头上,默默念诵亡灵心咒,开始吸收他身上的法力。大厅里别看有这么多人,可没有一个上来拦我,就算有这个胆也没这个力,他们上来无疑是螳臂当车。

        熊大海哈哈大笑,满嘴都是血沫子:“王强,我就算死也不会把一身修为给你,你别做梦了?!彼偷匾徽趴?,上下两排牙立起来,竟然想咬舌自??!

        我没想到这人如此刚烈,就在这个时候门外走进一人,轻轻道:“王强,住手?!?br />
        我抬头看过去,来人是一个半头白发的中年人,显得枯槁憔悴,我楞了一下,认出来,他是辉叔。

        此人一出现,众人的目光都看过去,秦丹惊喜地叫了一声:“小辉哥?!?br />
        辉叔慢慢走过来,说道:“以前的小辉已经死了,我现在是辉叔?!?br />
        秦丹错愕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        辉叔走到我的面前:“王强,你已经犯下不可饶恕之罪,你承认吗?”

        我站起来看他:“你也要拦我?”

        “我是拦可拦之人,觉得你还有挽救的一线机会,要不然我也不会出现?!被允逅担骸拔乙恢备啪沤诺男凶?,没想到今天会在这里看到你大发神威,你很厉害嘛?!?br />
        我抱抱拳,对此人还是比较尊重的,“请赐教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到此为止吧?!被允逅担骸澳闳肽б焉?,回头无岸,今天我就是送你一程的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就凭你?”我呵呵了一声。

        辉叔把随身的褡裢放到身前,从里面掏出一支毛笔,在嘴里沾了沾,然后在自己的额头上点了个圆点。

        这只毛笔上估计已经沾了红色朱砂,经口水湿润,饱满无比,那圆点极为鲜红。

        辉叔盘腿坐在地上,双手叠放膝头,时间不长,他全身像是猴子一样动起来,脸上出现各种灵活的表情,两只脚像是骑自行车一般来回蹬,突然在地上打个滚站起来,身体缩成一团,但神情极为神气。

        “猴崽子,听说你现在老牛逼了?!被允逭酒鹄?,他的腔调变了,而且说话让人啼笑皆非。

        现场的人都在面面相觑,连九将门的丽子女士也瞪大了眼睛看着。

        “你是三太子?”我问。

        “是啊,我是伏魔大神,怎么样猴崽子,害怕了吧?”辉叔看到旁边一张红木桌子,过去一脚踢翻,然后照着桌子腿上去就是一脚,竟然生生把腿儿给撅下来,成了个武器。

        他拿着长长桌子腿,挽了个棍花,棍子头一抖,还真有点红缨枪的意思。

        我笑笑:“有点意思。你号称伏魔大神,而我所仰仗的就是阴间之神,倒要看看你能不能伏我这个魔?!?br />
        辉叔“啊”的喊了一声,箭步错过来,抖棍就刺。

        这条桌子腿怎么也得一米来长,说长不长,说短不短,在他的手里几乎舞成了一朵花。

        这玩意毕竟不是肉,而是棍子,我不太敢以硬碰硬,再说现在是三太子哪吒,我也有点紧张。

        我仗着速度快和他战在一起。

        辉叔简直像是活猴子,实在太灵活,上蹿下跳,一蹦就能跳一米多高,简直是人类极限,去参加美职篮都绰绰有余。

        他借助室内一切物体,桌子、椅子、墙壁……而且他也不在乎自己的姿势是不是有美感,有时候滚在地上,直击我下三路。

        我气喘吁吁,感觉到重重的压力,链通三眼夜叉也越来越吃力,我忽然发现一件事,在和辉叔对抗中,我竟然慢慢逼近了自己的极限。

        如果碰触那条红线,本来压抑住的快感和痛感会瞬间崩溃,会淹没我,肯定在第一时间我会陷入昏迷,那时真的就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。

        我斜眼去瞟,发现秦丹正在打电话,她会不会是在呼人?我再厉害也是老哥一个,到时候她叫来三老四少三公一母的,众人一拥而上,哪还有我的便宜。

        我身后是落地窗,外面传来车头灯光,我余光瞥见有几辆车到了,停在锦宴楼门前。

        现在的局势是,打败辉叔是绝对不可能的。而且他有的是耐心,正勾着我用出全力,逼近底线。

        我心中惶然,果然是伏魔大神,三太子真的是太有经验了,这叫逢强智取遇弱活擒,他似乎洞若观火,能明晰我的弱点。

        我心神不宁,余光看到窗外那几辆车停下来,从一辆车上下来一人,正是修行圈五大金交椅之一的方刚,这小伙儿也是少林的代表。

        我没和他交过手,但这小伙儿能做到这一步,绝非等闲之辈。我知道坏了,五大金交椅的高人如果到齐,没我好果子吃。

        这里可以排除两个敌人,一个是我自己,还有一个是张宏。

        可还有三个。方刚是练武功的,何天真能力未知,冯子旺也非等闲之辈,这几个人如果都到了,加上辉叔的三太子,秦丹什么的,我一个人就是铁打的,也难捻几颗钉。

        方刚和几个老和尚,后面还跟着几个人一起进了锦宴楼,估计要上来了。

        我把辉叔逼退,情急之中一手抄起硬木椅子,对着身后的落地窗就砸过去,椅子以极强的力道砸向玻璃,窗户“哗啦”一声碎成满地碎片,一股强风从外面吹进来。

        我用手指着大厅里的每一个人:“我记住你们了,你们等着?!?br />
        扔下一句狠话,我转身就跑。只听辉叔在身后像是猴子一样尖着嗓子喊了句话:“孽畜,哪~~里走!”

        最后一句话还拉出长音,跟唱戏差不多。

        我哪有空跟他废话,顺着窗户往外跳,身体腾空的瞬间,就感觉有什么东西砸在后背上,力道极大,差点砸的吐血。我身形不稳,在空中转了个身,勉强落地时没摔到。

        站起来的时候,就感觉后背气血不通,脊椎中间那地方疼的邪乎,一喘息就疼。

        我转头抬眼去看,辉叔和秦丹他们站在破碎的窗前,居高临下看着我。

        我不敢恋战,踉踉跄跄就跑。我对锦宴楼周围的地形比较熟悉,钻了几条胡同,确定没有人追来。

        天色漆黑,我坐在地上,靠着墙,感觉浑身难受。用手轻轻触摸后背,那地方滚烫滚烫的,特别的疼。

        我勉强站起来,喘息了好半天,此地不宜久留,赶紧走!

        我第一反应就是回农村老家,回到妈妈和妹妹身边??烧饷赐硪裁挥谐?,必须先找地方疗伤,看看伤势怎么样,过了今晚再说。

        我打了辆车,这时痛感开始泛上来,不但有后背的疼痛,也有亡灵心咒的后遗症,我浑身难受,情不自禁呻吟。

        司机看着我有点害怕:“兄弟,你没事吧,我带你去医院吧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别,”我咳嗽一下:“师傅,你认不认识什么跌打伤的大夫?!?br />
        司机道:“你是受伤了吧?我还真认识一个,在咱们江北论治疗跌打扭伤,那是头一份。我带你去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谁???”我勉强问。

        司机道:“老头姓赵,人称赵药师,可厉害了。我舅家的妹妹是他的侄媳妇儿,我们还有亲戚关系哩,我这就带你去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别,”我苦笑,这真是黑色幽默,绕了一圈又回来了:“我和赵药师有点过节,还有没有别的医师?”

        司机眨眨眼看我,告诉我他还认识一个,不过道行差很多。我的意识快要陷入昏迷,勉强道:“就是他了?!?br />
        司机带着我,深更半夜停在一户门头房的前面,上面亮着彩灯,写着“马大夫中医诊所”。
    手机用户请访问:m.www.bt1e.com

    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    添加书签
  • 【TED演讲】英国国际发展部大臣麦克贝茨:中国奇迹是如何发生的 2019-06-08
  • 新疆首个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的5项修护工程竣工 2019-06-03
  • 新一代宝马8系首发亮相 运动旗舰正式回归 2019-05-19
  • 北京公园百万游客体验民俗 颐和园动物园天坛列前三 2019-05-19
  • 龙船礼 有讲究 百岁龙 抖精神 2019-05-14
  • 高清:快船队召开发布会 宣布2016年选秀球员 2019-05-14
  • 王毅:朝美领导人对话创造新的历史 中方欢迎和支持 2019-05-06
  • 2016强国论坛访谈年终策划 2019-04-26
  • 其实逻辑很简单,分配既涉及消费资料又涉及生产资料,消费资料可以按需分配,生产资料就必须按能力意愿行动及生成的结果分配了。 2019-04-26
  • 南宁高新区提前完成全年财政收入任务 2019-04-03
  • “‘网红’直播违法屡屡发生,该谁担责?” 2019-03-22
  • 食物-热门标签-华商生活 2019-03-15
  • 为完善全球治理贡献东方智慧 2019-03-07
  • 听,盲童唱出心底的阳光 2019-02-27
  • 中国台湾宜兰县发生4.1级地震 震源深度79千米 2019-02-27